以Like作為關刀的網絡公民

編按:隨著面書的普及,以活動頁和組群作為動員的效用卻在遞減,相反建制媒體、商業及政治公關進駐,網絡公民以派 Like 令到某些評論置頂,欲與「關公」對決。儘管嬲嬲豬評論造就了不少「關公災難」,我們又是否把議題設定的能力斷送了呢?在茫茫網絡海洋中「關公」又能發揮甚麼效果?

圍著建制名人揮刀的關公們

近年網絡上「關公災難」頻生,如果有人問關公對網絡界有什麼貢獻時,祂大抵可以仿傚梁振英說句,祂「上任」後很少人再談網絡公審了。

「網絡公審」是網民設定議題,為對與錯劃界的其中一種方法,很多時也會被指責為「網上欺凌」。香港網絡大典上的「網上欺凌」條目,最新的修改已是2015年,而2014和2015兩年的總修改數,更較2013整年為低。

facebook的普及並沒有速進獵巫起底式的公審,卻將網民的注意力拉到知名人物、品牌和政客身上。配合fb簡易機制和留言文化,「網絡公民」圍繞著名人作批判,化身關公揮舞大關刀。

fb滲透率高,加上活躍的分享、畀like和留言文化,培養了一種較討論區、blog更低門檻的評論風氣。若該fb專頁以「相關性」作留言設定,like數多的留言排序更高,同時負面批評往往更能吸like,很容易像滾雪球般滾出公關災難。

頗受網民接受的田北俊fb,曾在TSA爭議時上載圖片「抽水」,但隨即被數個網民找出數日前的立會投票記錄擷圖,發現聲稱反對TSA的他缺席投票。這些負面留言瞬間被網民like爆而置頂,引來圍觀。倒是田少迅速現身道歉,才沒有讓公關災難繼續發酵。

建制呃到 like 呃不到票

即使沒有釀成公關災難,建制人物、政府機構使用fb宣傳,效果也成疑。

近年建制、政府紛紛投放精力於fb世界,現時政府擁有的fb專頁數目,是兩年前的3倍。但fb上的孤島效應,本來就讓政府機構、建制派的訊息,難以傳送到較年青、對制度不滿的「網絡公海」。

田北俊算是較能「游出公海」受網民接受的例子,但立會選戰時他fb多個拉票帖文,只有「幫手踢走容海恩」一帖能過千likes,其他拉票帖文,只有400左右(最有趣是一則告急帖文裡最多like的留言是:等我們救完泛民就立刻來救你,好快!)。對比選舉前後的帖文,輕鬆生活性質的一般能有2000likes左右,而抽建製派水則可高達2萬,儲來的人氣似乎無用武之地,反而被關公拿來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」。

類似的例子還有鍾樹根,他的網絡命運也差不多。

經歷區選落敗被網民組團到辦事處唱《喜氣洋洋》,tree gun 效仿香港眾志募捐製圖抽水,而竄起成網絡新寵,但這一時的冒起,未能幫助傳播建制政治訊息。

在一則為周浩鼎拉票的帖文裡,網民大肆洗版,上千個留言說「我覺得貴黨唔放你喺第一簡直係超錯...為咗懲罰貴黨主席的決定,依家我投咗806(王國興)。」當然,網民不是真的投了王國興,只是參與了一個挖苦盛宴。網民很有趣,你抽水抽得中,精巧、有趣,他們會不論背景、毫不吝惜給個like──但僅僅是一個like,確認「你都識玩fb喎」。但一到重要時刻,帳還是算得很分明:你只不過是個討喜的建制派,雖然有喜感,但到底還是建制派。

可見,網絡公民的 like 並不是亂派,而是會審視訊息發放者的背景,這種審視不單針對政治人物,商業機構也一樣。

關公仍是少數

黃子華,網絡男神,極受網民歡迎,但他也有失敗時刻:當他遇上大家樂。

大家樂曾在fb上載一段黃子華擔當主角的廣告片,挾持男神之名,本應叫好叫座,可是最後卻釀成嚴重公關災難,看看最多like的留言頭三名:「廣告拍得幾好,但大奸樂個底好難洗得白」(1178like);「個廣告真係唔錯,但大家樂就...唔好預我!」(907like);「好中意個廣告,好中意黃子華,但好唔中意大家樂...無論你搵人拍得幾好都好,你哋啲嘢永遠都係咁難食,咁呃錢,冇真心為客人去改變過!」(780like)當自身不被網民認受時,傳播得越廣的宣傳,反而為批評提供了爆發渠道。

可是,你有你公關災難,大家樂的廣告片仍獲45000讚好(包括66個嬲嬲),近25000分享。

李澤楷旗下網媒STAKK一則教人慳錢買咖啡的報道,留言一面倒批評不尊重咖啡從業員,最多like的留言說:「要飲到咁cheap,不如返屋企自己飲啦!」但報道仍獲4200讚好(包括167嬲嬲),2200分享(當中約一半是批評)。這些都在在說明,茫茫網海,關公不過其中一個種聲音罷了,仿佛地鐵年年加價年年惹狠批年年繼續賺──其實公關災難又有咩好怕喎?

相關連結:

鍾樹根為周浩鼎拉票

政府社交媒體一覽(Web Archive 2014紀錄)

政府社交媒體一覽

大家樂黃子華廣告

田北俊TSA抽水

鍾樹根仿香港眾志募捐製圖抽水

STAKK慳錢買咖啡報道